卷六 深红 第四十四章 无力回天
作者:林海听涛      更新:2021-07-21 15:39      字数:4476
  路德.范尼斯特鲁伊已经离开了诺丁汉,在美国作者手术前的最后准备。经过这次手术,他还能不能重新回到球场上,大家心里都没谱。到时候三十四岁的范尼斯特鲁伊就算回来了,诺丁汉森林还会不会要也是一个问题,毕竟他的薪水在对内也算是一线水平,等他康复了,他和诺丁汉森林之间签订的合同也差不多到期了。
  所以这次去美国,大家都心事重重的。只有唐恩强作欢颜安慰他:“活蹦乱跳的回来啊,我还等着你呢!”
  范尼斯特鲁伊的受伤导致球队锋无力情况进一步加重,这还只是其中一个影响而已。更大的影响则是他的受伤对全队士气的沉重打击。
  现在在维尔福德训练基地中,以往笑声不断的场面基本上已经看不到了。更衣室内大家只要谈起伤病,就都会叹口气,然后什么都说不出来。训练的时候大家宁肯不那么卖力,也要首先保证自己不会受伤……可以说,已经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了。
  而且面对这一切,唐恩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无法呵斥大家在训练中拼命,因为那样会导致他在球队中的威信降低甚至丧失。
  在比赛的时候,球员们这种担心受伤的表现就更明显了。他们的对手似乎也很明白这一点,任何一支和森林队交手的球队在比赛中都会展现出他们强悍凶狠的一面,用几乎粗野的防守来掌控场上局势的主导权。
  而诺丁汉森林的球员在面对这样的防守时,大多数时候只能选择放弃足球。
  只有乔治.伍德一如既往,没有受到任何外界因素影响。可他一个人撑不起一支球队。士气低落,体能枯竭,害怕受伤而惶惶不可终日的森林队在联赛中遭遇了两连败。
  十二月六日,诺丁汉森林客场0:2输给了阿森纳。十二月十三日。主场0:1输给了布莱克本。联赛两连败下来,诺丁汉森林地排名又从第三滑倒了第七,阿斯顿维拉和埃弗顿都排在他们上面,赫尔城则在第八和他们作伴。十二月十六日,森林队有全体启程飞往万里之遥的日本,参加世界俱乐部杯赛。旅途劳顿加上就连唐恩对这样的比赛都不上心,森林队在决赛中输给了南美洲解放者杯冠军弗鲁米嫩塞,丢掉了世俱杯冠军。
  唯一的好消息是冠军杯小组赛最后一轮。诺丁汉森林坐镇主场,在三万名球迷的助威声中,背水一战,4:1大胜基辅迪纳摩,获得了小组出线的最后一个名额。冠军杯保住了,钱也就保住了……下个赛季过日子的钱算是有了。
  但人们并没有因为冠军杯上狼狈出线就放过他,媒体上骂他的话越来越多,因为这些媒体都发现了这次和以往不一样。托尼.唐恩一时半会儿可能是没办法翻身了,骂了他不用担心被他赢球之后趾高气扬地反抽耳光。
  骂他只顾成绩不顾球员健康,导致范尼斯特鲁伊遭此大难的有不少。
  还有人骂他面对球队的窘境却一点解决办法都拿不出来,实在是无能。
  有人讽刺他平时和媒体打口水仗,却根本不关心球队体能建设。
  有人认为从来没有哪个主教练会在场外生出那么多的新闻。正是因为这种场外事务导致他在训练和指挥比赛中分心。这样的主教练谈不上不优秀,最起码不能算合格。
  “……一名球员如果过多热心于和他本职工作无关的场外事务而导致比赛中状态低迷,我们可以批评他,主教练可以将他放到替补席或者看台上。让他反省。那么一名主教练因为分心过多而无法全身心投入到本职工作中去,我们有什么惩罚的办法吗?托尼.唐恩认为自己是诺丁汉森林的国王,我无意在这里论证他究竟是不是,但如果一个国家地国王出了问题,犯了错,这个国家要何去何从?”
  ……
  各种各样批评的声音向他袭来,每天早上翻开报纸,都会最少看到两篇骂他的专栏文章。到后来他干脆不看报纸了。一边吃饭一边看报这个坏毛病也就这样被改掉了。
  其实媒体怎么骂他,他一点都不怕,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骂了,顶多就是这次是集中火力的骂,而以前都是各自为战。
  让他压力倍增的是来自俱乐部高层地意志。
  不管平时和埃文的关系多好,现在球队成绩不佳,他还是被埃文神情严肃的叫到办公室去谈了一个小时。
  埃文没有批评他,只是说球队现在处境艰难。希望他能够通过胜利来分散人们对俱乐部财政问题的注意力。同时改变人们心目中对森林队目前地看法。只要赢球,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只要赢了球,那些墙头草的媒体一定会改口为森林队欢呼……
  正因为这样唐恩的压力才大。埃文是个成天做办公室,不管球队的俱乐部主席,他不知道在现今情况下,想要赢球有多困难。他这个主教练可是再清楚不过的。
  但是埃文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他说的也很对,没有人会希望自己的球队输球,减压也不是那么减地。
  怎么办呢?硬着头皮咬紧牙关上呗。
  唐恩一口应承下来,下一场比赛一定会赢,一定要赢。情况一定会好转起来的,现在的困难只是暂时的……
  可下一场比赛的对手是谁呢?
  十二月二十日,联赛第十八轮,诺丁汉森林客场挑战曼联……
  虽然又在一起喝酒赛马的交情,但是指望弗格森放唐恩一马无异于痴人说梦。骄纵跋扈的诺丁汉森林横行英超两个赛季了,可算逮着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弗格森能放过吗?就算弗格森心慈手软,曼联球员和曼联球迷也被不会答应地。
  想想吧。上赛季最后一轮,是谁从他们手中将联赛冠军奖杯生生抢走地?
  如今诺丁汉森林如此落魄,唐恩连首发十一人都快凑不齐来了。曼联可不是慈善家,会帮助他们度过这个难关。
  在比赛前甚至一度有传言说如果唐恩再输的话,很可能下课。
  于是在比赛地时候,老特拉福德的看台上出现了这么一条横幅——“用胜利为托尼.唐恩送行,诺丁汉森林去死吧!”
  整座老特拉福德的看台上都充斥着这种敌意,恨不得冲下来将唐恩分尸。唐恩坐在教练席上。身后看台源源不断传来辱骂他的声音。这些英国佬别出心裁、想着花样的骂他,让他九十分钟都不会觉得寂寞。
  范尼斯特鲁伊受伤离队,范德法特伤一个月离队,佩佩伤半个月离队,贝克汉姆伤一个星期缺席比赛,伊斯特伍德伤两个星期离队,彼得罗夫伤十天离队,蒂亚戈伤一个星期缺席比赛。孙继海伤一个月离队……
  现在在场上的还有谁?
  这样一支球队客场对阵曼联,还想要赢?
  如果弗格森知道赛前唐恩对埃文的承诺,他一定会暴跳如雷说托尼.唐恩太小瞧了他和他的球队。
  可唐恩只有苦笑——他也知道客场要想赢曼联是多么地困难,但是他已经没有后路了,这时候如果说软话。对球队的士气打击更大……
  比赛进行的时候,唐恩始终站在场边,手舞足蹈的督战,情绪非常激动。天空电视台的解说员调侃道:“托尼.唐恩估计巴不得自己亲自上场帮助球队赢球。”
  球队整体状态低迷。以前表现出色的球员个体也丝毫显不出来了。顶替范德法特首发出场的土耳其天才小子沙欣在曼联的中场逼抢下迅速迷失,拉菲尼亚被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突地都快找不着北了。阿亚拉很明显的老了,孔帕尼一个人根本顶不住鲁尼、特维兹的轮番轰炸。乔治.伍德拼命的跑,顾得了东头顾不了西头,里贝里孤掌难鸣,被曼联压在了边路,向往中路凑都不行。日基奇一个人在前场孤立无援,缺乏了中场支持。他什么都不是。列侬还在寻求突破,可是他踢球的方式太简单,很容易就被对手识破……
  唐恩仰头望天,他无能为力了……
  前几个赛季顺风顺水,伤病偶尔有之,也不碍大局。或许是上天眷顾?
  但是这个赛季,什么倒霉事都一起来了,如此密度。频发地伤病好像是商量好了一起来找他似的。
  老天爷。你要玩儿死我啊!
  他突然觉得心口一阵绞痛。
  唐恩放弃继续站在场边指挥比赛,他转身慢慢走回去。然后缓缓坐下来。
  一脸木然。
  场上比分是3:1,主队在前,客队在后。
  诺丁汉森林三连败,排名继续下滑,这一次甚至跌到了十一名开外!
  在这样一个混乱的时候,皇家马德里再次进来搅局。他们公开宣布对森林队的里贝里有意,希望在冬歇期地时候购入。
  这可不是西班牙媒体在开玩笑,也不是皇家马德里高层脑子出问题了——一名参加过欧洲冠军杯的球员,他们还要花大价钱买进。原因其实很简单。
  皇马和诺丁汉森林遇到了一样的问题——伤病、人员严重不齐整。夏天走了罗比尼奥,削弱了本来就很弱的皇马边路进攻力量。上一轮联赛罗本又再次重伤离场,预计这次要恢复两到三个月!这样一来,皇家马德里完全没有边路人才可用……德伦特太嫩不堪用,舒斯特尔明确表示这个荷兰人不在自己的计划内。
  如此以来,在冬歇期皇家马德里必须补充边路球员。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依然想离开曼联,但是他不会接受冬季转会的安排,要走也是明年夏天走。找来找去,来了马上就可以应付球队的比赛。而且实力早就得到了证明,不需要担风险的人选其实最合适地只有一个人——弗兰克.里贝里了。
  由于诺丁汉森林深陷财政危机,这一次相信诺丁汉森林俱乐部不会再强硬的拒绝了。毕竟他们也迫切需要钱来改善财政情况,而且里贝里地十三万英镑周薪对于俱乐部来说实在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综合分析了多种情况之后,皇马再次向里贝里出手。他们给森林队报去了五千万欧元的转会费价格。
  记者们涌向唐恩,希望得知有关这笔转会交易的最新情况。唐恩一律摇头说他对此毫不知情,里贝里很满意目前的状况,他会继续留在这里。
  但是艾伦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却承认了俱乐部确实收到了皇家马德里地报价。至于会怎么应对。他没有给出答复。
  但是媒体们分析认为,在这个经济寒冬,诺丁汉森林面对皇马地欧元攻势,几乎是肯定抵挡不住地。
  唐恩当然也明白这一点,他对媒体说地话全都是假话。私底下里贝里的经纪人布鲁诺.海德谢德再一次打来电话,希望托尼.唐恩点头放人。
  “能够为你们缓解经济危机,降低工资标准,同时还能让弗兰克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大家都有好处。我认为这笔买卖不亏。”
  他说的在情在理,唐恩却冷着脸就是不点头。
  球队成绩的压力,球员心思各异的压力,媒体的压力,高层地压力。经济上的压力……
  唐恩觉得他只要抬头看到的必定就是一片阴影,哪怕今天天气阳光明媚。
  这个冬天他觉得过的格外艰难。
  让他更艰难的是不是这些压力一股脑地悬在他的头上,而是他完全想不到解决这些压力的办法——没钱买人,没有时间让球队休息调整。实力得不到补充,成绩就无法好转,除非指望奇迹发生。成绩无法好转,这些压力就还要继续存在,并且越积越多,等到哪天重量大的再也承受不起地时候就会轰然倒下,那时候自己这个孙猴子再怎么能蹦跶,也只能被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不能翻身……
  道路不管多么曲折,只要前途是光明的,自己就可以让全队上下鼓足干劲咬牙熬过去。现在的情况是道路非常曲折,前途丝毫光明看不到。这样下去,就算他们侥幸闯入了冠军杯淘汰赛阶段,估计也很快就会被淘汰。
  全面扩张的问题不仅在俱乐部经济建设方面体现出来,在球队多线作战这里也一样。他必须放弃一两个目标,全力保住一块阵地。
  问题来了——是保证联赛的最终排名。还是一鼓作气创造欧洲冠军杯三连霸的伟业呢?
  联赛排名如果保证不了下赛季欧洲冠军杯的参赛资格。那么下个赛季就只能看人家过年。欧洲冠军杯三连霸确实也很吸引人……
  唐恩想了很久,决定还是以杯赛为主。联赛尽力保证在前四名。
  他觉得不管现在情况怎么艰难,总有时来运转的一天不是?这段时间困难,说不定过了这个冬天运气就来了呢?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唐恩觉得保证一个联赛第四对于目前地森林队来说还不算什么大问题。
  目标确定了,落实到实处其实还是一件事情——成绩。
  球队的成绩,圣诞节眼看就要来了,诺丁汉森林联赛排名第十一,距离最初他所说的尽量不和联赛第一拉开太大的距离有天壤之别。
  还是要赢球啊……
  一想到这事情,唐恩就要揪头发了。
  赢球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