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假谲 二十一、金墉城北唱童谣
作者:贼道三痴      更新:2021-07-21 15:47      字数:3009
  燕军来得如此!快,当然是因为晋使陈操!出使秦国的除鲜卑慕容偶于永和八年倍号称帝。遂蔑称秦、晋为二寇,常有兼并之心,所以当慕容恪得知晋国遣太子洗马陈操之出使长安、欲以江东的兵器交换关陇的战马,慕容恪即征调骑兵三千、步卒八千,以太宰司马悦希为前锋,准备一举攻下洛阳,直逼渑池、灵宝和潢关,饮马渭水。威慑氐秦都城长安
  当今燕、秦、晋三国,燕国最强大,燕国把都城由塞外的龙城迁到中原腹地的邯城,其问鼎天下的野心昭然若揭,作为总揽燕**政大权的太宰、大都督的太原王慕容恪。岂肯让秦、晋联手来对抗他大燕,五月间他从龙城迁宗庙、百官至新都郜城,得知晋使陈操之去了长安。大为惊讶,东晋一向以正统自居。对建国称帝的秦和燕都是视之为伪政权,庚亮、桓温辈也都是以北伐来提高声望,如今为何肯屈尊以平等国家来对待氐秦?
  慕容恪甚是疑惑,难道是江东的国策已变,是甘心偏安,还是另有所谋?不管怎样,慕容恪决定先取洛阳再说,洛阳守将陈佑已经弃城奔陆浑,只有沈劲的八百弊卒留守。此时不取,必被氏秦所得,是以于六月初四率步骑七千出邯城,西征洛阳。
  陈操之从哨探口里得知的只有这些,郜城距洛阳约千里,燕军本月初四出的,今日是十四,燕军前锋现在已经快要抵达洛阳城下了吧?
  陈操之对着秦使臣席宝道:“洛阳城弊人稀。守军不足千人,慕容恪却以精锐步骑数万来攻,如此气势汹汹,其意仅在小小洛阳乎?饮马谓水才是慕容恪的真正所图,席使臣应遣使飞报符天王,华阴、临潢一带应早为之备。”
  官居氐秦承相长史的席宝也知一旦晋军守不住洛阳,那么渑池、灵宝一带势必要承受燕军的压迫。当即遣使快马回长安,报知燕军攻洛阳之事,同时知会屯兵灵宝的建节将军那羌早为之备
  席宝对陈操之道:“燕军势大,沈劲定然守不住洛阳,我等只是使臣。如何还要去那危城?不如转道向南,经陆浑、汝阳。径赴建康吧?”
  陈操之道:“此去洛阳不过七十里。快马疾驰,不需两个,时辰,我要赶去洛阳,若实在不能守,就劝沈将军弃城席使臣若是畏燕军势大。可自行往汝阳而去,我派两名军士为你向导。”
  席宝不悦道:“鲜卑白奴,我何畏之”。
  陈操之赶紧逊谢,道:“那席使臣就随在下同赴洛阳吧,左右不过半日时间。”
  席宝无奈,只好率众跟着陈操之继续往东,于当日午前进驻洛阳。沈劲、沈赤黔父子来迎,陈操之先问燕军动向,沈劲道:“哨探昨日来报,燕军前终于初九日开始在温县渡河,估计两日可跨河而至巩县,巩县距此不过百里地,步卒急行亦一日可到,但近哨在偃师县以西未现燕军踪迹,远哨尚未回报,预计燕军前卑是要等慕容恪亲率的大军渡河后再一起进逼洛阳。”
  陈操之请秦使席宝少作歇息。随行的三百秦军亦安排好酒好肉款待。他自己则与沈劲入金精城密谈。
  金嫌城是洛阳的城中之城,在洛阳城西北角,是魏明帝曹巅时所筑小城长三百步、宽两百步古时一步相当于现在的一米五左右,东北角有百尺高台,原是魏明帝用来登临望远之用,其后魏禅位于晋。废帝便居金瑭城。西晋一朝被贬谪的皇族大都徒居金糠城,金镰城成贬谪之城,却神奇地避过了数次灭城之灾,与残破的洛阳外城城墙相比,金糖小城的城墙相对完好。而且当年为禁锢废帝皇族,这城墙也修筑得高峻坚固。
  金糠城是沈劲最后的倚仗。一旦燕军大至,庞大而残破的洛阳城当然无法分兵把守,只有集中兵力死守金镰城,颖川太守高柔的两万料米上月就已经送到,全部屯于金糖城。为死守孤城作准备。
  陈操之与沈劲登上金精城东北角的高楼,这楼现在成了膘望台,有军士值守,见到沈劲,赶紧施礼。沈劲命军士先退下,最高楼就只有他和陈操之二人,纵目东望,荒野茫茫。也许明日,燕军的铁骑就会出现在洛阳城下
  陈操之向沈劲简略说了在长安的经过。此番出使氐秦算是完成了使命,至于其他准备离间氐秦君臣的计策,陈操之未对沈劲说起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洛阳。
  沈劲道:“陈橡既已不辱使命,那么明日便南下归国吧,我川…一卜也请陈橡并带回去,我键劲要留骨
  沈劲这样说就是表示要与洛阳孤城共存亡了,正史上沈劲就是被慕容恪所擒,沈劲神气自若,慕容恪感其忠义,将育之,中军将军慕舆虔说沈劲乃奇士,观其气度,不可能为燕所用,若赦之,必为后患,慕容恪遂杀沈劲
  陈操之间:“前在寿州,我曾请西府参军祝英台代禀桓大司马,请桓大司马增援洛阳,只有守住洛阳。才能遏制氐秦势力的膨胀,才有机会进取中原之地桓大司马未有回复的文书吗?”
  沈劲苦笑道:“许昌既失,洛阳成了孤城,颖川、汝南各自为战,桓大司马已回姑孰,虽曾下令冠军将军陈佑还屯洛阳坚守,但陈佑是袁刺史部下,袁刺史认为守洛阳是徒自损折兵马,当然也不会来救洛阳
  沈劲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封:“这是祝参军写给你的信,是上月底送到洛阳的。我怕有急事,已先拆看。”
  非常时期,陈操之自不能责怪沈劲拆看他的信件,展信看时,只是公文语气,谢道韫也是劝陈操之审时度势。桓大司马现在无力经营洛阳。江东疲弱,淮北之地能守则守,不能守则弃,不宜硬拼损耗人力物
  谢道韫的分析也没有错,历史也正是这样展的,源水大战之前。东晋完全放弃了河南、淮北之的。荆襄巴蜀也被强秦占据,华夏九州。氐秦十占其七
  陈操之心道:“我来东晋,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自不能浑浑噩噩、随波逐流,氐秦能短短十数年迅崛起,正是因为抓住了慕容垂叛逃、燕国内乱的绝好机会,王猛率大军一战成功,这个地跨五千里、人其近千万的强大燕国转眼之间就崩溃了我既已前知,自然要抢在荷坚和王猛之前抓住这个机会。这是个巨大的转折机会,所以,洛阳一定要守住。”
  沈劲见陈操之默然沉思。他也没说话,想着燕军将至,六月围城,他能苦守多久?吴兴沈氏刑余之族。沈劲欲以一腔热血洗净家族之耻。
  天极蓝,纯净如水晶宝石,白云女口絮。形状变幻,自西向东缓缓飘动。
  陈操之目视蓝天白云,悠悠道:“沈兄,明日我就去见慕容恪、慕容垂兄弟。
  沈劲大吃一惊,忙问:“陈贤弟此言何意?”
  陈操之微笑道:“安石公三十年前欠慕容垂一份人情,知我出使北地,特意命我携一对金叵罗酒器赠慕容垂。”
  沈劲问清究竟,笑道:“东山谢安石,真天下第一风雅人也,犹忆三十年前旧情!不过此事何须陈贤弟亲往,沈某派两个军士将这对金叵罗送去巩县便是
  陈操之道:“安石公重托,我当然要亲自将此金叵罗交与慕容垂之手。”
  沈劲深服陈操之的才识,陈操之不是糊涂人,岂会自投罗网、自蹈死地!问:“陈贤弟意欲何为,可否让愚兄知晓?”
  陈操之道:“若我料得不错。燕国国主慕容障不待慕容恪攻下洛阳。就会急召他回郜城
  沈劲迟疑不定,问:“何以见得?”
  陈操之道:“施兄记得我随行有个鲜卑段部的男子否?那人名叫段利,是段思的家将,我已命他悄悄潜入郜城,一旦慕容恪率军出郜城来取洛阳,段钊就会将我教给他的两童谣在郜城近郊传唱,其中一童谣里有几句是“兄终弟及太原王,先取洛阳定朔方,兴我大燕国作长。一时间仓促,编得过于直露,不过好在易懂。”曲子用的是《卖报歌》,琅琅上口,想必郜城的小孩子们也一定爱唱。
  北方胡族自来有兄终弟及的传统。但鲜卑慕容氏仰慕汉人文化,是北方五胡汉化最深的胡族,所以也学汉人推行嫡长子继承制,慕容偶去世后,朝中大臣认为太原王慕容恪贤而多才,欲拥立慕容恪为帝,是慕容恪坚辞,这才立慕容偶之子慕容障为帝,皇太后可足浑氏对此耿耿于怀,但慕容恪威望素重,对幼君慕容障也是忠心耿耿,所以燕国皇室勉强算是和睦。
  而现在,陈操之在慕容恪出征洛阳之后让郜城传唱这么一童谣,燕皇室的深层矛盾就被激出来毛
  凌晨应该还有一更,补昨天的。请书友们投点票票鼓励一下。谢谢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