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奏雅 十三、润儿的心思
作者:贼道三痴      更新:2021-09-10 08:30      字数:2995
  ;:时辰后,陆夫人张女纨盅陆道煜来请丁幼微行沂绷:仙府派来了两辆双辕豪华马车、六辆牛车,把徐博士也一并请去,丁幼微与陆葳蕤同车,二人自有很多话要说,润儿和宗之却是一左一右跟在丑叔陈操之身边步行,润儿好问,问丑叔出使长安和邯城的经过、问丑叔如何在氐秦太学舌战群儒,宗之在一边微笑倾听,反正他想问的都有润儿替他问了
  一年不见,陈操之觉得侄儿宗之的气质略有改变,以前过于静默寡言,在吴郡求学大半年,有明师教导、与学友交游,学问见识增长,言谈举止有轩轩郎朗之气一
  而润儿纯稚可爱依旧,低声道:“丑叔。现在人多耳杂,等闲静下来丑叔说说怎么娶到两咋,丑叔母的事,润儿要听又自言自语道:“咏絮谢道韫、花痴陆葳蕤,丑叔都给娶了,嘻嘻,两个丑母,润儿都喜蕊。
  陈操之嘿然。
  行至郡城西门外真庆道院时,那新任院主小黎道人早已得知消息,率道众恭候道左。小黎道人是已故老院主黎道人之侄,陈操之在吴郡求学时就就识得这咋小黎道人,陈操之与真庆道院缘分不浅,他与葳蕤也是在真庆道院后山的山茶花下吐露衷情的
  丁幼微也知道这咋老子五千文》三十卷,于是便下车入院参拜,又与陈操之、陆葳蕤,还有宗之、润儿等人赏了后山的茶花小黎道人对那几株名贵的“大紫袍瑞雪。茶花小心培护。此时正是“大紫袍瑞雪。开得绚烂之时。
  旧地重游,想起那次在“瑞雪”山茶下为陆葳蕤插上金步摇,忽忽五载,恍如昨日,转眼看葳蕤,葳蕤也正好移目瞧视着他,相视一笑,爱意融融
  润儿一直关注丑叔和丑叔母的神色,这时不问陈操之却问陆葳蕤:“丑叔母,你以前是不是常和我家丑叔在这里游玩赏花?”
  丁幼微笑嗔道:“润儿,不许多问小不许叫丑叔母,就称呼叔母,而且现在还不能这么称呼。”
  润儿道:“润儿晓得的,在外人面前暂时还不能称呼丑叔母,润儿只是私下这么称呼
  陆葳幕面带娇羞,轻声道:“润儿称呼陈郎为丑叔,那就称呼我为丑叔母吧。”
  润儿甚喜,又叫了一声“丑叔母”陆葳蕤低声答应,润儿得意地看了母亲一眼
  丁幼微笑着摇头。
  吴郡虽是富庶大郡,但在这次百年难遇的千里大早中也是受灾极重,各县都有灾民流离失所,陈操之这次从建康一路行来,沿途遇到行乞的流民络绎不绝,所以这次便在真庆道院布施十万钱,委托小黎道人用于施粥。让附近受灾的乡民可以熬过这个寒冷的冬天。等明年麦熟就算是渡过难关了
  陆葳蕤道:“那我回去禀知继母,也布施十万钱吧。”
  陈操之笑道:“这个不需谦让。葳蕤有钱,过我也无妨,我不会觉得颜面无光的陆葳蕤嫣然一笑。说道:“那就捐二十万钱
  吴郡陆氏富甲三吴,良田万顷,婢仆数千,捐二十万钱也只在陆葳蕤一念之间。
  小黎道人表示会把捐助的钱帛全部用于救济灾民,请陈郎君和陆娘子放心。
  郡城百姓现在一传十、十传百,都知道陈操之与陆葳蕤从建康回来了。夹道围观,热闹景象更胜陈操之那年离开吴郡回钱唐时千人相送的盛况。润儿这时已经坐上马车小陈操之依旧与侄儿宗之随车步行,这是给宗之扬名的好机会
  有不少赶来围观的女子,四年半前还是待字闺中的女郎,现在已是儿女绕膝的妇人,见陈操之如清风朗月、清隽飘逸,风采更胜昔日,不禁叹惋不已,感己身韶华易逝。而陈操之俊美如咋!
  吴郡民众见陈操之叔侄联袂而行,陈操之是公认的美男子、江左卫阶、江东四俊之。其侄陈宗之年仅十三,身量比陈操之略低数寸,眉目如画,风神秀彻,宛若当年在吴郡求学的陈操之,吴郡士庶百姓赞叹不已,都说钱唐陈氏有这样优秀的子弟,何愁宗族不兴!
  便有那尚未及竿、情实初开的垂慧少女。将随身佩带的香囊解下,含羞带怯掷给陈宗之,陈操之她们是不敢掷了,陈操之已是陆氏佳婿
  十三岁的陈操之毕竟不如其叔两世为人老练,俊美白暂的玉面泛起羞红,不堪承受这样大胆的示爱一
  黄小统跟在宗之后面
  润儿坐在马车上全看在眼里小捂着嘴直笑,心道:“原来是这样,丑叔那年说收了上百香囊都丢到了吴郡城南的麒麟河里,那些女郎若是知道可知有多伤心啊,现在丑叔姻缘已定。轮到我阿兄了,真是有趣”。
  因阿兄而想到自己,这早慧的女孩儿不禁想:“我以后的夫君会是什么样,他现在在哪里?”这样一想,不由得就看了跟在车后的冉盛一眼。冉盛身材雄壮,走起路来沉稳如山,高鼻阔嘴,神情坚毅,一脸的大胡子哪里象是才十七岁的人呢!
  润儿在心里笑了一下,心道:“奇怪,我看小盛干什么,他是我远房族叔,我又不能嫁他小盛作为徒弟不错,虽不甚聪慧,但好在尊师重道肯听教。
  润儿觉得她要嫁就要嫁丑叔这样俊逸温雅的男子,可是丑叔只有一个。这世间还会不会有象丑叔这样优秀的男子呢?
  润儿三岁丧父,母亲丁幼微亦被丁氏族人强行带回去,幼小的润儿与祖母、丑叔和阿兄相依为命。丑叔是西楼陈氏的顶梁柱,丑叔也就在不知不觉中代替了她内心的父亲形象,丑叔纯孝友爱、有担当、有情义,所以润儿有轻微的恋父情结也就毫不稀奇,好在润儿更爱母亲。所以并未滋生叛逆性情
  一行人来到陆府,陆夫人张文纨和陆湛妻子朱氏亲自出迎,丁幼微只比张文纨小五岁,但在辈份上,因为她是陈操之的妓子,就比陆夫人张文纨小了一辈,当即执后辈礼。陆夫人张文纨连称不敢当,却也未深拒,还了半礼小
  陆夫人张文纨早听葳蕤说过陈操之有个娴淑美丽的嫂子,是钱唐士族女郎,今日一见,果然生得美丽,又且言语温柔,论气质优雅丝毫不输于她们这些世家大族的女子小又想起丁幼微当初嫁给陈操之兄长陈庆之时,钱唐陈氏还是寒门。这桩婚姻也是冲破了重重阻挠,只可惜陈庆之天寿
  陆府大摆筵席,遍请吴郡城中有地个的大族女眷来相陪丁幼微。那些女眷原看不起鄙陋小县出来的女子,只是看在陆氏、张氏、朱氏的颜面上才来赴宴,但见到丁幼微、陈润和母女。不禁自惭形秽,这母女二人真是天生丽质、清水芙蓉,而且应答之间,显示了良好的教养。
  丁幼微送给陈操之的生日礼物是手缝的一套冬衣;宗之送给丑叔一他写的一四言祝寿诗,清通雅致,大有可观;润儿画了一幅《明圣湖四季图》送给丑叔,说丑叔以后离家在外,思念家乡时可以展开看看,笔法虽尚稚嫩,但气象已具,笔法可以学,可这种缘自灵魂的灵气却是学不到的,陆夫人张文纨大赞润儿灵慧,指点润儿笔法的缺憾一
  陆葳蕤也为陈操之手缝了一套冬衣和袜履,魏晋时世家女郎既读诗书。也要与贫家女子一般习女红,妇德、妇言、妇容、妇功样样兼备方为好女子,陆葳蕤心灵手巧,缝制的衣袍甚是得体
  到吴郡的次日,陈操之与冉盛去泾河北岸范氏庄园拜访范汪、范宁父子。范宁游学荆襄未归,陈操之向范汪宣示了朝廷征召其为散骑常侍的诏令,范汪闲居数年,范氏宗族子弟也因狂温刻意打压而不能仕进。否则以范宁范武子之才,是各刺史军府急欲招揽的,何至于至今只能东奔西走、讲投儒学,现在桓温为了得到范汪助其重建北府军,拉拢范汪。授其清贵闲职,这样。范氏子弟不得出仕的无形禁令自然就打破了,范汪再倔强,在宗族利益面前也不得不向桓温低头,更何况他已知悉陈操之的图谋,所以答应起复出仕,明年将以散骑常侍的身份助祖熙重建北府军
  陈操之道:“范公,明年正月底我将入京,请武子兄在此等候我,我想请他助我一臂之力范汪道:“好,阿宁最是敬服你”小又道:“子重要建北府兵,彭城刘建、刘牢之父子是第杰要招揽的人,我先修书一封派人送往彭城。让刘牢之明年正月在此候你。还有东海何谦、晋陵孙无终俱是良将后人,年龄都在二十以下,明年我皆为你引见,子重好生笼络之,必得其死力
  有书友说润儿出场了,润儿可爱,可以润儿之名求票,嘻嘻,不知各位小郎君小娘子还有没有票票,润儿为贼道人求票票,不要让润儿太失望哦。(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