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第十章驯马下
作者:老茅      更新:2021-07-21 15:47      字数:2053
  乌云盖雪的吼叫,让杨天和那些少年都是心头一震,这根本不像一匹马,完全可以比得上那些凶悍的食肉猛兽。
  长孙晟根本不为乌云盖雪的叫声所动,慢慢的向乌云盖雪身边靠近,乌云盖雪眼睛愤怒的睁大,口中发出呼呼的警告,同时盘算着双方的距离,准备随时向长孙晟发起攻击。
  在双方还有二三米时,乌云盖雪平地腾空而起,抬起自己的铁蹄狠狠的向长孙晟踏去,若是踏中,保证可以让眼前这个可恶的人类断上几骨肋骨。
  杨天身后的少年脸都弊得通红,长孙晟的武功他们都领教过,自然不用担心长孙晟会被马蹄踩到,他们想张嘴替长孙晟喝采,却害怕会影响到长孙晟,只得生生忍住。
  长孙晟的肌肉紧缩,在马蹄快要踏下来时闪到马侧,用手在马背上一按,已然翻身上马。
  “好。”数名少年还是没有忍住,大声喝起彩来。
  乌云盖雪双蹄踏空,反应极快,马上用头向长孙晟躲闪的侧面撞去,只是长孙晟已借机上了马背,这一撞自然成空。
  这一下大出乌云盖雪的意外,这一踏一撞是它用惯了的招数,凭着这两下就将大部分想驯服它的人打败,最不济也可以把人甩开,已便它下一步进攻,能如此快越上它背部的人,长孙晟还是头一个。
  不过,乌云盖雪却没有慌张,对付马背上的人它也有的是办法,头一低,后腿高高扬起,就想把这个可恶的人类颠下来。
  长孙晟一跳上马背,就紧紧的夹着马肚,身体随着马背上下颠簸而起伏,却象沾在马身上,丝毫不受影响。
  见这一招不见效,乌云盖雪唏律律的一声大叫,在马场上狂奔起来,正在场上悠悠自得的数十匹马,见到乌云盖雪奔来,连忙将位置让开。
  乌云盖雪越跑越快,最后场中仿佛只剩下一团影子,这个马场四面都用高墙围住,长孙晟不怕它能跑到哪里去,紧抓缰绳不放,任由身下的马带着自己飞奔,感受着那种风驰电逝的速度。
  所有人都在赞叹这匹马的速度时,乌云盖雪突然一个急停,毫无症兆的静止在场中,仿佛这匹马根本就没有跑过,长孙晟早料想到身下的马没有那么容易屈服,但巨大的惯性还是甩得长孙晟向前冲去,从马背上掉了下来。
  所有人都吓得“啊”的一声大叫,从如此快速的马背上掉下,一不小心,骑手就得折颈而死,好个长孙晟,在自己快要落地的时候,一个鲤鱼打挺翻过身来,落到一旁,蹬蹬的后退几步,稳下身来。
  还没等众人放下心,刚才静止的乌云盖雪动了,抬起硕大的头颅狠狠的朝长孙晟撞去。
  “好畜生。”长孙晟来不及避开,双手按在撞过来的马头上,身子借机飞起,顿时与马身拉开一段距离,手上却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吼。”乌云盖雪的后腿用力一蹬,一个跨步已到了长孙晟身边,重新抬起前面的两只铁蹄,朝长孙晟踩去,第一次没有踩到长孙晟,乌云盖雪很不甘心,又故伎重施。
  长孙晟忍着双手火辣辣的疼痛,身体一侧,让过乌云盖雪的铁蹄,重新翻身上了马背。
  “咴律律。”乌云盖雪怒了,还从来没有人两次上过它的马背,它重新小跑了一段,前腿一收,后腿紧绷,整个马身顿时人立而起。
  长孙晟只觉得身体一斜,整个人就要向后滑去,连忙死死抓住马鬃,将身子的下滑之势止住。
  接下来,这匹马的手段让人眼花缭乱,颠、立、急速、快停、转圈……千方百计想将长孙晟甩下来,一直折腾了一个时辰,人马双方都大汗淋漓,长孙晟还是稳稳的坐在马背上。
  “呼,呼。”杨天等人隔着老远就可以听到人马的喘气声,乌云盖雪精力再旺,一个时辰折腾下来也累得不轻,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开始在场中迈着小步。
  就在众人以为这匹马终于要屈服时,乌云盖雪腾的加速,直向马厩的方向跑去,故意找了一个没有打开栏杆的地方,腾空而起,从上面飞过栏杆,这栏杆上面的空隙刚好可以容它的身体飞过,若是长孙晟还骑在马上,非撞在马厩的梁上不可。
  此时马肚下面是栏杆,马背上面是木梁,“好狡猾的家伙。”长孙晟暗骂一声,一个翻身,挂在马的一侧随着乌云盖雪一起飞进马厩中,才重新翻身上了马背。
  “呼噜,呼噜。”乌云盖雪打着响鼻,在马厩中一动不动,任由长孙晟骑在背上。
  杨天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驯马竟然驯到马厩里去了,一个护卫连忙将马厩的门打开,长孙晟双腿轻轻一磕,乌云盖雪走出了马厩,然后静止不动。
  长孙晟拍了拍马脸,乌云盖雪转过头,目光再也没有以前的凶气,长孙晟知道自己终于将这匹马驯服,大喜着跳下马背,轻热的抚mo着乌云盖雪的马脸。
  一名仆人拿来一串马最喜欢吃的水果,交给长孙晟,长孙晟连忙将水果摊在手上,乌云盖雪闻了一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杨天走了上去:“二哥,恭喜你,以后这匹乌云盖雪就是你的坐骑,给它取个名字吧。”
  长孙晟摸了摸油光发亮的马背,取了个很没水准的名字:“我看就叫它小黑吧。”
  “卟。”跟在杨天身后的几名少年都笑出了声,如此神驹既然被叫了这么土的一个名字。
  长孙晟脸上一红:“笑什么,你们看看,小黑自己都没有反对,就这么定了。”
  乌云盖雪正津津有味的吃着长孙晟手上的水果,哪知道瞬间就决定了它要叫一辈子的名字,吃完水果,还撒娇的舔了长孙晟手掌几下。
  “二哥,你骑术既然如此精,从今天开始,这些少年的骑射我就全交给你了,二哥可不能藏私。”
  长孙晟闻言,看了看小黑嘴上还残留着的水果,正在向自己撒欢,摇了摇头,果然是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人马皆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