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第十一章抢亲上
作者:老茅      更新:2021-09-10 09:08      字数:1967
  有了这座庄院掩护,李纲和长孙晟两人的帮助,加个杨天已有骠骑大将军的称呼,可以有自己的私兵,杨天不满足于只教导罗艺等十八人,庄院的少年陆续增加,到了第二年初,规模已达到了一百零八人。
  先前的十八人都担任了小组长,每人带领五人都实行最严格的军事文化训练,战马,兵器都选用最好的,在庄院的后山,还新建了一个小型兵器坊,为这一百多人更换,修整兵器,这座兵器坊的主持人就是杨天请来的云定兴。
  云定兴以前其实是大周军械库的一个监造小官,他原先是匠人出身,凭着精湛的手艺才升为监造,只是手脚不干净,竟然向外偷运铁器,事发后,拿出所有的钱财贿赂了上官,才没有被砍脑袋。
  整个庄院周围十里全部被杨天买下,杨天根本不在乎云定兴手脚是否干净,会不会为了钱财泄密,他在乎的是云定兴的手艺,因此在兵器不足之后,很快就想到请云定兴来帮忙监造,云定兴早已对卖烧饼不感兴趣,自然乐意为杨天效力。
  大成元年二月(公元579年),周宣帝即位的第二年,宇文赟认为大臣们对自己不够尊敬,突然心血来朝,决定将皇位传到自己七岁的儿子宇文阐,自己升为太上皇,自称天元皇帝,年号改为大象元年。
  为了衬托自己太上皇的尊贵身份,天元皇帝对臣下讲话不再自称为朕,而是自称为天,所居住的宫殿称天台,头戴二十四毓的冠冕,车服旗鼓都要比以前的帝王多加一倍。
  同时,天元皇帝下令改变众臣的服饰,以前紧窄的胡服改为宽大的魏晋服饰,因为胡服无法显示出皇帝的独一无二。
  大周政权是由鲜卑人组成,胡服利于征战,如今天下还没有一统,将胡服改为宽大的魏晋服饰,显得太过奢侈,不利于文臣武将骑马,众大臣纷纷反对,不过,天元皇帝毫不理会,还是坚持下去,
  杨天已经十三岁了,还有数个月就可以接掌北周一府之兵,除了派元威和几名护卫跟在他身边,杨坚夫妇对杨天每天在外面东奔西走不再过问,不过,杨天对元威等人每人跟着自己也颇为苦恼,每次去庄院都要先到李纲的小院,将元威等人甩下,元威等人后来也习惯杨天失踪,反正只要在小院等待,杨天每到晚间还是会回来。
  这天,杨天刚要出城前往自己的庄院,路上接连碰到迎亲的队伍,走了一里路不到,竟然出现了近十支迎亲队伍,这让杨天纳闷万分,今日是什么日子,怎么会如此多的人结亲?
  杨石,杨淼两人也是好奇的很,连忙向路边的人打听了一下,回来向杨天汇报道:“公子,好象是太上皇马上要下令在全国大选美女,充实后宫,长安得到消息的人家才纷纷嫁女。”
  杨天哦了一声,太上皇选美也罢,封妃也罢,此事和他关系不大,向两人道:“不要理会了,咱们快点出城。”
  三人只得小心避开迎亲的队伍,骑着马缓慢的朝前方走去,只是走不了多远,前面突然被堵的水泄不通。
  三人只得下马,牵着马想绕道前进,没想到后面也很快堵了起来,大街上到处都是人,他们想出去也出去不了。
  杨天来到这个时空已快三年了,还从来没有发现长安的街头竟然会被人潮堵住,只得停了下来,对杨石道:“你到前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公子。”杨石将爱马的缰绳丢到杨淼手中,自己向前挤去。
  过了半响,杨石才满头大汗的挤了回来:“公子,打听清楚了,前面一个新郎迎亲,不料却遭到两家女方的争抢,都说对方要迎娶的是自己的女儿,这不就堵上了。”
  杨淼听得大为羡慕,他已十六岁,正是蠢蠢欲动的年龄:“有这等好事,要是我遇上就好了。”
  杨石不屑的看了看杨淼一眼:“就你,这个男的听说是一位仪同将军家的公子,两个女方也不弱,都是朝庭大臣之女。”
  杨淼顿时脖子一缩,只是马上又道:“我不行,公子还不行吗,这两家也真是,何必争一个人。”
  两人跟着杨天日久,已经有点不分上下了,连杨天的玩笑也敢开,杨天连忙喝道:“别胡说八道。”
  三人只得在原地等待,过了大约一刻钟,人群才慢慢松动,三人都有马,等到人群散得差不多才重新开始上马赶路。
  走了数分钟,杨天三人看见前方果然停着一顶花桥,花桥旁边一个二十岁左右的俊俏青年骑在马上,他的左右两边分别是两队人马拦着,哪儿也去不了。他不时向两边的两名中年人抱拳求饶,脸上青一阵,红一阵。
  看到杨天三人过来,马上的青年突然现出喜色,向杨天指了指:“两名叔叔,哪边来了一位公子,何不向他问问有无婚配?”
  两名中年人互相望了一眼,点了点头,手一挥,顿时一边冲出来十来个家丁,将杨天三人团团围住。
  “大胆,这是随国公府的公子,谁敢挡路。”杨石向围住自己的家丁喝道。
  两边的家丁都大声向自己的主人喊道:“老爷,这是随国公府的公子。”
  两名中年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不由大喜,异口同声的道:“快把他拦住,别把他放走了。”同时放开那名青年,向杨天的方向奔了过来。
  “老夫有一个女儿,今年十四岁,长得如花似玉,又知书达理,普六茹公子,做老夫的女婿如何?”
  “你女儿哪有有女儿好,我女儿才十三岁,普六茹公子,别听他的,还是做老夫的女婿才好。”
  两个人一上来就拉住杨天的缰绳,七嘴八舌起来,把杨天听得目瞪口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