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升职了
作者:甲鱼不是龟      更新:2021-07-21 15:45      字数:3072
  明媚的阳光从屋外斜斜地照入,将御马监小小的厅堂印得温润。
  “你说如果有人欺负我,你就帮我出头的。可每次都是你欺负我……”风铃低着头,如同梦呓般地喃喃自语:“去花果山的时候,我带上了师傅和师兄送我的所有法宝,可还是好害怕。我从没离开过斜月三星洞……”
  “师傅不准我去找你,师兄也不准我去找你……就连老君都劝我别去花果山。我知道我去花果山是不对,帮不上忙,兴许还会添乱……可我就想呆在你身边而已,怕太久了,你会把我忘了……”
  “掉到海里的时候我真的以为我死定了,所以,你不知道我睁开眼看到你的时候有多开心。”
  “看到你已经变成了‘大王’,有自己的一番天地,我真的很替你开心。”
  “杨婵姐晕倒的时候,我真的好害怕你会赶我走,因为她对你来说比我重要……所以我主动去照顾她……”
  “我知道我很傻,连听心姐都笑我傻……”
  “我也想像杨婵姐那样能帮你。可……我知道我很笨,我不如杨婵姐,修为不高,懂的也不多……我已经很努力了,可还是做不好。”
  那声音断断续续地,到最后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小妮子低着头,捂着脸,静静地坐着,许久许久,不能自已。
  一阵风从屋外卷入,拂动风铃的长发,带着淡淡地甜味,掠过猴子的脸颊。
  他呆呆地坐着,注视着风铃。
  恍惚中,他似乎又看到了当初那个因为担心他被赶出师门而惊慌失措,事后又哭得梨花带雨的十岁女童。
  一个是地仙大能清风子的爱徒,一个是叱咤风云的妖王,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人,是什么样一种缘分能将这两个人捆到一起呢?
  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地匪夷所思,没有人说得清。
  他们之间甚至不像猴子与杨婵那样有着种种的利益牵扯,有着共同的目标,互相扶持。
  可事实就是,他们真的被命运扯到了一起,就好像有一条线一直牵着似地,剪不断,理还乱。
  这一刻,他忽然有一种感觉。这个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好像影子一般的小女孩,就如同一只扑火的飞蛾。
  许久,直到风铃呼吸渐渐平复,伸手拭去眼角的泪珠,她低声道:“对不起,是我任性了。刚刚说的话,你就当没听过吧。如果你一定要我去兜率宫,我会去的。不会给你添乱……”
  说罢,风铃微微倾斜了身子,准备站起来。
  “算了吧。”猴子深深地吸了口气,道:“实在不想去,就暂时别去吧。”
  风铃的动作顿了顿。
  “不想去,就别去了,留下来。”
  “恩。”风铃默默地点了点头,小脸缓缓绽露了笑颜,眼泪却依旧止不住地下坠。
  猴子的心揪得紧紧地,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
  如果可以,他愿意给予这个女孩永世的幸福。
  可他做不到。
  他已经亏欠了太多,以至于没有资格再去做出任何的承诺。
  风铃没有去兜率宫,兜率宫也再没来人催促。
  也许,这也是老君意料之中的吧。
  御马监的日子又是一天天地过,安静得匪夷所思。
  三天后,也就是猴子上天任职的第六十天,一位卿家携带着圣旨来到了御马监。
  “奉天承运,至真玉皇上帝诏曰:花果山石猴弼马温孙悟空自上天以来痛改前非,兢兢业业,勤于职务。朕闻之,甚慰。特赐蟠桃园司园一职,以兹嘉奖。钦此。”
  合上圣旨,那卿家双手将它递到猴子身前,笑眯眯地说道:“孙司园,接旨吧。”
  猴子的脸微微抽了抽,躬身双手接过圣旨:“谢陛下隆恩。”
  那卿家拱手道:“卑职恭喜孙司园了。妖王上天任职,千古,只此一例。内务官员上任不过两月便右迁,千古,也只此一例。孙司园前途当真无量也。”
  “大人过奖了。”猴子手握圣旨,似笑非笑地回了礼,又朝着身旁的月霜瞥了一眼。
  月霜当即会意,上前将一个小袋子塞予传旨的卿家。
  那卿家用手掂了掂,当即笑开了花。
  “悟空初上天,这天上的规矩,还有许多不懂的,恐怕得有劳大人提点提点了。”
  “哎哟,提点?孙司园这句话可言重了。这‘提点’二字万不可提。”那卿家将小袋子收入衣袖中,笑眯眯地说道:“孙司园若是有什么想知道的,问一句,卑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提点’二字,说着就太见外了。”
  “大人你这左一句‘卑职’右一句‘卑职’,才真是折煞悟空呢。”猴子屏退左右,恭敬地将卿家引向次座,道:“今日咱不论官职高低,只论辈分。说起来,悟空上天不过两月,喊大人一声‘前辈’,大人不介意吧?”
  “这……怎可如此?”
  “不可如此?那前辈就是瞧不起悟空咯?”
  “这……,行吧,‘前辈’就‘前辈’。”卿家一下笑得更欢了。
  都说这猴头顽劣,来之前他还有些忐忑。没想到这一见,却不只不顽劣,还甚通人情世故。看来,这传闻也不可尽信啊。
  那卿家刚一坐定,猴子便已亲手将一杯热茶推到卿家面前,悠悠道:“悟空就是一介莽夫,桃子倒是吃多了,桃树却从未种过。这蟠桃园司园一职,可有什么要诀,还得请前辈给悟空说说。也免得悟空上了任,闹笑话。”
  闻言,那卿家呵呵地笑了起来,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才缓缓道:“这桃树啊,可就不用孙司园种啦。”
  “此话怎讲?”
  卿家侃侃而谈,道:“孙司园有所不知。那蟠桃园,有仙籍者有三,分别是司园、司苑、校园。司苑者,负责统领园中一众果农,松土施肥浇水,照顾桃树的一众琐事,都归他管,实乃一苦差。校园者,统领园外一众护卫,负责蟠桃园上下安全事宜。至于那司园嘛……”
  说到这里,卿家微微一顿,神秘兮兮地说道:“司园者,乃一园主事。既管得园中果树,也管得周遭护卫。最重要的是,他还管得那些个桃子。”
  “管得桃子?”猴子微微挑眉。
  “恩。”卿家点了点头,缓缓道:“每一颗桃子,从开花之时,便需由司园命人登记在册,若无司园签字,任何人不得摘桃子。”
  说罢,笑眯眯地瞧着猴子。
  猴子作蹙眉状,道:“那岂不是一个‘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职位?这,得到什么时候才能再升职啊?”
  “孙司园此言差矣。”卿家噗呲一笑,低声道:“当得蟠桃园的司园了,还要什么升官啊?”
  猴子伸长了脑袋,低声道:“悟空不解,还请前辈明示。”
  那卿家左顾右盼了一下,在猴子耳边低声道:“种树的归您管,护桃的归您管,这桃树到底开没开花,桃子熟没熟,还不是您说了算嘛。您只需……”
  用衣袖遮掩着,卿家在猴子眼皮下做了个“摘桃子”的手势,又笑眯眯地接着说道:“蟠桃何物?无需多,几个,也就不得了了。往后孙司园……了,可不要忘了卑职啊。”
  说罢,他狡黠的笑了起来。
  “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卿家两眼转了转,捋开衣袖捧起茶杯又是抿了一口,道:“这么多年了,不都这样吗?只要不过分就行了,谁有那个空去戳穿呢?万一真戳穿了,急要两个,还找谁讨去?况且,若真有人要了,孙司园不给,指不定不知不觉中便树了敌……”
  猴子微微仰头,“哦”了一声不再多问了。
  ……
  此时此刻,九重天,瑶池。
  一声巨响,在场所有的仙娥卿家,一个个都缩了缩脑袋,低着头,不敢言语。
  半人高的玉制镂空花瓶被重重砸落,碎开玉片如同泼洒的水一般遍布了每一个角落。所有人却一动都不敢动。
  “让一只猴子来照看本宫的蟠桃?玉帝可真想得出来!”西王母一脚重重踹在掀翻的茶几上:“到时候毁了蟠桃园算谁的?算本宫的还是算他玉帝的?”
  一旁的太白金星静静地站着,沉默不语。
  “你给我听着。”西王母指着太白金星道:“明日早朝,动用一切办法,给本宫弹劾那猴头!一定要将他从园守的位置上拉下来!”
  “明日弹劾……”太白金星微微张了张口道:“娘娘,明日那猴头可才上任啊。况且,任弼马温之时并无大过,不是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就是些无关痛痒的事情。这弹劾起来恐怕……”
  “没有你不会……”西王母疾步走到太白金星面前,压低声音咬牙道:“不会栽赃吗?”
  “娘娘。”太白金星舔了舔嘴唇,低声道:“那猴头非等闲之辈……恐怕来不及啊,稍有差池,万一被反戈一击……”
  “那就看着他祸害本宫的蟠桃吗?”西王母怒道。
  面对着西王母的怒目,太白金星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犹豫了半响,他低声道:“明日确实不行。但卑职有一计,可让那猴头三日内被撤职,而且……求告无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