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推波助澜 农事
作者:特别白      更新:2021-10-09 23:06      字数:3038
  第二百九十一章推波助澜农事
  “大人,去领钱粮的军需回来说,这次朝廷下拨依然是四成的钱粮。”
  江峰皱着眉头接过来赵秀才的单子,这已经是第二次的钱粮下拨缺口了,虽然按照常规来说,这倒也说不出就是朝廷要动手的迹象,但是太反常,不得不提防。江峰想了一会,突然抬头问面前的赵秀才道:
  “老赵,支应粮草的官员你打点了没有?”
  打点?这话倒是问得赵秀才一愣,心想江家军在山东不跟这些管着钱粮的官员多要钱就不错,还打点,登州的这些人心里面也是明白,这些负责粮草发放的官员对于登州如此的嚣张跋扈,不按照常例办事必然是心中有愤恨。
  但是根本不怕,愤恨,愤恨还能狠过刀子去?
  今天居然问起常例银子了,赵秀才反应过来之后连忙的回答说道:
  “大人,这个您不必担心,那些官员赌咒发誓的说,肯定不是他们克扣了钱粮,和常例给不给无关。”
  边上刘十二却明白了江峰的意思,在那里笑着对赵秀才说道:
  “赵叔,那些官员肯定是不敢因为常例克扣我们,他们没有那个胆子,不过该给的常例还是要给的。”
  赵秀才是个实在人,听到这个话顿时有些着急,禁不住开口辩驳说道:
  “常例,常例要给那些官一成,发到咱们手里可就是三成的钱粮,咱们岂不是要花更多的银子去补。”
  说完这句话之后,却看到江峰笑着点头说道:
  “正是如此,告诉下面的儿郎,朝廷发下四成,经手的官员们还克扣下来一成,本将正在给他们筹集剩下的钱粮。”
  三成钱粮的消息经由军官们传达到士兵的耳中之后,士兵们对朝廷已经没有了那些敬畏的心思,好多人都是直接的破口大骂。接下来,自然有人宣扬,咱们的江大人说了,快要过年怎么也不能辛苦了弟兄们。
  就算是自己出钱,也要把大家的粮饷补齐,咱们现在不是拿着朝廷的饷银,是拿着江大人的饷银啊!
  人心慢慢的转了过来,只不过是一种潜移默化的进行,周围的人可能注意不到,甚至有些人看到了另一个方面,觉得山东游击江峰所辖的兵营里面,因为军饷的克扣开始怨声载道,反倒是暗自窃喜。
  杰森霍根在腊月十五的时候领着船坊的人过来了一次,跟江峰汇报了关于那艘战舰的建造情况,现在造舰的银钱很是充裕,各种相关的材料往往是不计成本的朝着登州私港蜂拥而来。
  “大人,我们的舰船建造现在没有什么问题,不过还是要提醒大人,有这样的船只,必须要培养出来相应的船员,不然,这艘船只能作为船坞里面的浮动炮台!”
  这是船坊的白人工匠头目说的话,江峰也是知道这个问题,现在各个船上已经开始有林家的水手在劳作了,刚刚的把林家搬迁到内陆不久,按照常理说,并不是那么值得信任,但是没有办法,就是因为人员的短缺。
  而且有一个问题,现在江峰的船队,李和尚的船队,还有林家的附属船只,在明朝北方的海面上就是当之无愧最大的海上力量,谁也不敢去招惹他们,自来都是太太平平的做买卖。
  可是这太平的日子过的久了,没有打仗的机会,说白了没有实战的训练,将来遇到硬仗,恐怕就是一个麻烦。
  南面海上的那些海盗和私商,海上大大小小近百的势力,每日里面为了争夺钱财和航路厮杀不停,自然也是凶悍异常,将来要是双方对上,还不真不知道胜负会如何。江峰听那个通译把话翻译完之后,严肃着表情冲白人的工匠头目点点头,开口回答说道:
  “我已经是有了安排,多谢你能想到这一点,等一下去支取十两银子的赏金。”
  没有想到自己的建议就有银子可以拿,那名白人的工匠头目高兴的站了起来,用已经颇为熟练的语言说道:
  “真心的感谢您,尊贵的将军大人。”
  除了在交流某些专业的方面需要通译之外,现在的那些尼德兰人们日常生活已经是都可以用汉语来交流了,杰森霍根羡慕的看了自己的同伴一眼,然后开始进行自己的汇报,朗声的说道:
  “江大人,我现在已经是把山东的四个军营都已经是走了一遍,这些军队都是按照老兵们的训练在进行的,只要是军官们负责的要求,他们的能力会赶上老兵的,欠缺的就是实战的经验。”
  杰森霍根的汉语可是熟练非常了,他现在就是江峰的江家军的教官,当然教授的不光是西班牙军队的那些,而是登州大营的那两千老兵形成的训练方式,火铳,长矛,剑盾手的组合应用,体能的训练等等。
  听到这里,江峰也是禁不住有些头疼,不管是海上还是路上,自己的士兵们都是见血太少啊?
  屋子里面安静了会,江峰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开口问道:
  “威斯康的玉米现在怎么样了,这一年的事情太多,我竟然是差点忽视过去。”
  这话一问,那边的杰森霍根也是有些尴尬,原本是准备把安德丽亚献给江峰作为侍妾,不过江峰后来对发现了玉米,眼看着威斯康和安德丽亚的地位就是水涨船高起来了,但是随后各种各样的事情纷至沓来。
  江峰把这件事情丢在脑后,登州上下的一干人等除了卫兵还在执行派人严密看守的任务之外,其他人也是渐渐的淡化了,还以为江峰不过是一时的兴起,没有想到今天江峰却是过问。
  在那里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说不出来,江峰也不计较,直接就是带着手下出了坞堡的议事厅,要知道白人们还是太过引人注意了,登州的烟台山卫所防护严密,外人进不去,自然是安全。
  烟台山下的兵营内部,有些和营房的样式很不一样的,都是在兵营的环绕之中,正在不是黑烟缭绕,就是叮叮当当的声音,不过在里面却有一个颇为特殊的院子,那个院子在军属院子的环绕之中,很多工坊的匠户出身的老师傅年纪都不算小,他们每日上山下山都是颇为的辛苦,江峰索性是安排他们在山下的兵营里面住下来,这些老师傅的子女往往就是登州营里面的士兵。
  军营和军属住在一起,倒也算是比较特殊,要知道除了卫所的军户之外,江家军这样的战兵是不允许有这样的待遇。
  江峰进入军营的时候,士兵们刚刚的操练完毕,看到自己的长官进入都是纷纷的低头行礼,走到那些工坊的面前的时候,只要在外面的白人工匠,也是用他们见到贵族的礼仪隆重的致敬。
  不过江峰的目的是最里面的那个院子,最里面的那个院子看起来倒是颇有些风光,木栅栏都是专门的木料做成,里面的房屋则是整个军营中工坊最有西洋风格的建筑,尖顶的木屋。
  院子显得很是宽大,这里算是阳光最好的位置,而且还单独的引了水源过来,外面的卫兵还是按照江峰的命令警惕的看着四周,不过有件事情颇为的有趣,就是院子里面还有雪覆盖着。可是院子外面的雪已经是清扫的干净了。
  外面的卫兵早就是把消息告诉了院子里面,威斯康自己已经是先迎接了出来,这里毕竟是军营,女眷住在这里颇为的不方便,安德丽亚早就是搬到了山上,和白人那些少数的女眷们居住在一起。
  “大人,见到您,真是我的荣幸。”
  威斯康颇为恭谨的在门口行礼迎接,江峰听到这个颇为熟练的汉语,满意的点点头,不过也感觉到有些有趣,也许外国人学习汉语到最后都会有这种翻译体出来。江峰上来颇为亲切的拍拍威斯康的肩膀,他能看出来这个农学家比较紧张,为了舒缓气氛他开口问道:
  “院子里面的雪为什么不扫,我看到外面都已经是清除干净了。”
  显然是受宠若惊的威斯康更是紧张,还是后面跟着陪同的卫兵开口解释说道:
  “大人,威先生特意不让我们清扫院子里面雪,说是这雪水来年对庄稼有好处……”
  江峰突然间提了一个看起来颇为没头没脑的问题,开口问道:
  “威斯康,你知道玉米在土地贫瘠的地方会生长的怎么样?”
  “大人,玉米对于环境的要求不高,不过大人,登州这里的土地很不错,种植玉米应该会取得丰收啊!?”
  “这些玉米未必是会种在这里,还有更需要他的地方……”
  在临沂境内的谣言流传的越来越广了,开始时候只是些相信白莲教的村夫愚妇私下里面流传,最近却渐渐的上了茶坊酒肆之中,那些商人士绅也是在小声的议论,泾王再用不了太多的时间就要被缇骑捉拿问罪了。
  泾王在临沂这么多年,民众多是受他的恩惠,实在不愿意看着他被捉拿,蒙受这些莫须有的罪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