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破乱局 第二百二十五章 绝地反击(上)
作者:高月      更新:2021-09-10 09:11      字数:3825
  巨大的投石机‘吱吱嘎嘎’拉紧,随着军士一声命令,斗大的巨石被抛射上山崖,击在石堡城的城墙之上,泛起一道灰尘,犹如海面上激起的一朵小小浪花。
  但一百余架投石机同时射出,密集的石块‘噼噼啪啪!’打在城墙上,尘雾蓬起,大片碎石片从山崖上落下,蔚为壮观。
  但这种进攻对攻克石堡城没有丝毫作用,坚固的城堡修筑在赤岭之上,四周都是悬崖峭壁,只有一条狭窄的通道上去,可谓‘一夫当官,万夫莫开’,天宝八年,四百名吐蕃军守卫此堡,可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却以死伤数万人的代价才拿下城堡,由此可见拿下此堡的艰难。
  张焕已经进攻了整整十天,他不时退兵诱马重英来追,见对方不上当,却立刻返身回来攻打,但真正的进攻也只有两次,死伤数百人后便立刻停止进攻,改用石砲和飞弩攻击,而马重英却始终坚守不出,两个人都有点心照不宣,一个是在争取时间给河湟各地的唐军撤离,另一个则是在等援军,准备大举反攻。
  这天半夜,唐军正悄悄地收拾着物品,准备撤退,张焕站在帅帐旁,不甘心地望着被夜幕笼罩的石堡城,这座坚固的城堡他始终未能拿下,但他已经没有时间,形势比他想象的还要危急,他刚刚得到急报,吐蕃赞普亲率十万大军从会西堡方向杀来,准备撤离到陇右的五千党项军在龙支县被敌军包围,已经了投降吐蕃军,现在吐蕃前锋已经杀到了湟水。
  原路是回不去了。
  现在只能从南面走宁塞郡,走斥候小兵刘帅逃回陇右的那条路,但就是走这条路,估计也是充满艰辛。
  “都督,准备走了。”杜梅见张焕目光中充满了不甘,便安慰他道:“只要保存好力量,过几年我们再重新杀回来。”
  张焕没有说话,他凝视着石堡城,忽然道:“你说我们若不从原路撤退,马重英会不会着急追赶?”
  “都督的意思是?”杜梅忽然明白了张焕地想法。
  张焕淡淡一笑道:“打了一个多月的仗。却始终没有能见到这位吐蕃名将,不给他留点纪念怎么行?”
  次日一早。马重英和平常一样,站在城堡上眺望唐军的动静。三天前,从九曲地区赶来支援的三万军队已经悄悄抵达石堡城,现在,他需要盘算时间,等待赞普断张焕后路。
  马重英是在进攻会西堡失利后被赤松德赞召回逻些训斥,这时,他才知道赞普进攻大唐的计划。凭心而论。他并不看好赞普的计划,毕竟攻打陇右和攻打河西完全不同。但他也知道吐蕃连年征战,财力逐渐枯竭,赞普也是不得已才兴起东征之念。
  虽然赤松德赞事先并不知晓张焕会进攻河湟。而马重英却知道,赞普一定会趁机断张焕的后路,从时间上算起来,应该是得手了。
  “都督,有点奇怪。”身旁的副将悉大藏忽然发现了一丝端倪。
  “哪里奇怪了?”
  “都督请看。”悉达藏远远一指投石机道:“前几天投射的石块尚能打到城头,可从今天上午到现在,最高的一块也只打到城墙中段,而且似乎只有一半地石砲在投射。”
  马重英被提醒,他仔细地察看情况,确实射来的石头都懒洋洋地,一点也没有昨天那种呼啸而来的劲道,他知道,这种石砲是张焕临时所制,缺乏借力机巧地零件,一架石砲至少要两百人才能拉满,而现在这种力道不足的情况,只能说明唐军没有那么多人投入进攻了。
  “难道张焕已经开始撤退了吗?”念头一起,马重英立刻跑到最高的瞭望塔上,扑在城垛上向远方察看。
  远远地,只见数里外唐军营依然在,但它却十分安静,完全没有了往日那种人来人往的热闹,‘等一等,不要着急。’马重英一再告诫自己,当心中了张焕之计。
  从一大早开始,马重英便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唐军的变化,投来的石头越来越稀疏,力道也越来越微弱,一直到中午,唐军终于停止了进攻。
  百架石砲摆在空旷的原野中,已经看不见一个唐军,营帐也还保持着原样,照理,这是唐军回去吃饭地时间。
  马重英紧紧地盯着营帐地西面,那里每天都有炊烟燃起,但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忽然,一缕细细的青烟飘了起来,柔弱地盘旋向上。
  “点兵!”马重英终于下定了判断,唐军真地撤军了,他激动得挥舞着手臂,连声大吼,“快准备追击。”
  一刻钟后,石堡城的大门打开,一队队的吐蕃兵蜂拥而出,马重英一马当先,率领千人冲进了唐军营帐,果然,唐军大营里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粮草辎重皆没有带走,刚才燃起青烟之处,却是几只羊在啃食青草,当它们将一根绳啃断后,就有一些燃烧地木炭掉在一堆干草之上,而帅帐中文书也只烧了一半,许多营帐中的地上都掉有一些零星的铜钱,看得出唐军撤退的仓惶,连钱都分给士兵们了。
  “都督,会不会又是敌人的诱兵之计?”悉大藏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我援军已到,又何惧于他。”马重英忍不住大声狂笑道:“没看见他逃走的路线吗?他也知道后路被断了。”
  他翻身上马,马鞭一指东方道:“给我星夜追击,杀死张焕者,官升三级,赏钱十万贯。”
  数万吐蕃军个个奋勇,在马重英的率领下,沿着唐军撤退的轨迹,疯狂地向东追去。
  可就在马重英追出半日后,一支身着吐蕃人军服的三千骑兵悄然从石堡城的背后靠近,这支军队自然就是王思雨的三千骑兵。他们在血洗宛秀城后,便一路追赶,早在三天前就尾随着三万吐蕃援军抵达了石堡城。
  虽然比张焕规定地时间晚了十天,但不拿下石堡城,他王思雨绝不回去,从石堡城南面进入堡中相对容易一点,悬崖断壁没有北面那般陡峭,道路也略微宽阔,可容五人并行。
  王思雨为拿下石堡城,特地准备了数百辆马车乔装成吐蕃人的后勤军。又从宛秀城中得到数十名会说吐蕃语的汉人奴隶,当探知吐蕃人大军已经离开城堡后。王思雨便知道机会来了。
  他立即催动数百辆马车向城门缓缓驶来。
  石堡城中此时只留有一千驻军,由一名千夫长率领。这时,一名吐蕃兵跑来禀报,一支后勤军来了,正在叫门。
  千夫长快步走到城头,扶在城垛上向下眺望,只见朦胧的月色中,在长长的石阶下停着数百辆马车。上面满载物品。更妙的是月光下似乎隐约还有女人。
  “我们是从宛秀城而来,奉命送物资。”一名大嗓门的吐蕃军在城门下叫喊:“还有五十名女人。”
  城上守军早看见了女人。个个心痒难耐,皆眼巴巴地望着首领,没有人怀疑从自己背后会杀来唐军。这是从来不会发生的事情。
  但这名千夫长却十分谨慎,他并没有立即开门,而是探头大喊道:
  “你们可有文书!”
  “有!”话音刚落,一支断头箭便射上城头,上面插着一封文书,千夫长打开看了看,果然是宛秀城所派的运粮军,上面还有宛秀城守的印鉴。
  千夫长彻底放下了心,他一挥手笑呵呵令道:“开城!”
  城门‘吱吱嘎嘎!’地拉开了,王思雨地眼睛慢慢眯了起来,他沉声令道:“不要慌,慢慢地进去。”
  数百名吐蕃军挑着担拾阶而上,后面还押着一队女人,只是天色昏暗,看不清面目,只见她们穿着鲜艳的长群,一步三摇,姿态优美地进了城门,城中众吐蕃军乐不可滋,没有人关心所送地物资,众人蜂拥而上,围住了这群他们渴盼已久的美女,可走近了却发现这群女人个个身材高大,似乎比他们还魁梧几分,高大也就罢了,而且个个胸部平坦,哪有什么女人地曲线,再看脸上,她们皆长得浓眉凹眼,咧着血盆大口直笑,许多人脸上还长满了粗疙瘩,甚至涂上厚厚一层脂粉也掩盖不住,众吐蕃军看得直倒胃口,有几个忍不住捂嘴跑去了墙角。
  “搞什么鬼,怎么个个象男人一样。”一名吐蕃军忍不住大骂起来。
  “说对了,老子们就是男人,给我杀!”几十名‘女人’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吼,手上象变戏法似的冒出两把长刀,抡足了劲,向吐蕃军头上劈砍,刹时间砍翻数十人,数百名挑担的‘吐蕃军’也纷纷从担子里抽出武器,向城门控制处扑杀而去。
  突来的变故使城中的吐蕃守军都惊呆了,千夫长一眼看见他们胳膊上皆扎有一条白带,他猛然明白过来,这是唐军诈城,他又惊又怕,连声吼叫着命手下冲上去抢占城门。
  但似乎已经晚了,数千名唐军已经蜂拥而入,一名身材异常高大的唐军将领手执一把大铁枪,在吐蕃军群中左右翻飞,那冰冷的枪尖仿佛鬼判官手中勾命笔一般,枪枪毙命,片刻,他身边就伏尸百人,而且每一个人都是咽喉和心脏中枪,周围地吐蕃军吓得魂飞魄散,发一声喊,转身奔逃,王思雨仰天狂笑,眼一眯,锐利地目光直刺吐蕃军千夫长。
  千夫长也被他的嚣张激发了野性,他大吼一声,挥刀向王思雨扑砍而来,但只在中途便僵住了,他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一杆大铁枪已经穿胸而入。
  王思雨冷冷一笑,枪一挑将吐蕃千夫长地尸体高高举起,厉声大喊道:“敌军首领已被我杀,弟兄们,立功受赏的时候到了!”
  “杀啊!”唐军身上的血性彻底被激发了,他们挥舞战刀,舍生忘死地杀进城堡深处半个时辰后,石堡城易手,城中吐蕃军被杀尽,城门开启,数匹快马向东疾驶而去。
  夜幕渐渐降临,马重英率大军已经追出一百余里,他追到一潭湖水前,便暂时停住追赶,命士兵们取水休息,等待后面地大队跟上。
  随着时间推移,马重英亢奋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很明显,张焕已经知道后路被断,所以改从南面撤退,他久在河湟,也知道从南面有无数条故道可通往陇右,如果赞普的军队仍然在北面城一带拦截张焕,极可能就会被他逃脱。
  想到这,马重英立刻站起来,吩咐一名亲兵道:“你速带几人去通报北面拦截之军,告诉他们唐军要从南面宁塞、安乡一线逃走,让他们火速南下堵截。”
  士兵领令,骑马飞驰而去,马重英也翻身上马,远远向东方眺望,这一带河流众多,空中雾气很重,四周烟霭弥漫,透过雾气,右面巍峨的赤岭隐约可见,左面是狭长的绥河岭,他们已经进入了骑士谷,这是一个喇叭型的山谷,西宽东窄,长二十余里,最宽处约五里,最窄处的东部谷口不足百丈,也就在那里唐人曾修有一座城堡,叫做绥和堡。
  马重英身经百战,对这种地形他从来都会小心,立刻命道:“多派斥候去前方察看,不得大意。”
  又等了一会儿,后面的吐蕃大军陆陆续续都赶到了,马重英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弯月如钩,夜色深沉,他马鞭一指去前方,“出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