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千里南韩,谁与肆虐
作者:姬叉      更新:2021-04-08 07:48      字数:3362
  <b>         九月三十日,大唐集团举办重组整合之后的全新开业庆典,典礼在新罗酒店举行。
  婚礼是自己发请柬邀请宾客,收到请柬的只要没有特殊情况一般都会给面子来。比如李允琳婚礼,给崔泰源发了请柬,崔泰源也照样乐呵呵的来看戏,这并不代表他们和SK有什么交情。而公司开业则是不做邀请的,最多邀请艺人表演。会前来的宾客都是主动前来道贺,这就是真正代表了交情或者是你的面子有多大。
  唐谨言主持过很多次公司开业典礼,如当初在济州岛的大唐公司,还有一统新村之后的新村集团。几次的典礼都算是挺热闹的,有过交集的各界人士都算是比较给面子。
  但从档次上,则是一次与一次不同。
  大唐公司那次,最大牌的客人是时任文化旅游观光部副部长的朴显载。新村集团那次,最大牌的则是金武星和李在贤。
  而这次,唐谨言自己也无法预计来的会是谁,只能说上不封顶,不管是谁来了,都不会出乎意料。另一个角度看,来的宾客档次越高,也就越能构建民众心中对于这个公司的信任度,对于股市等等各方面的影响都挺大的。
  也可以说,这算是今后自己大婚的预演,今日宾客的规格,决定了将来大婚的档次。
  无数记者守在新罗酒店大堂里,等着记录今天这一场盛事。
  时间还没到,就有人先来了。基本是和大唐集团有娱乐业合作的各大娱乐公司,从电影业到音乐经纪都有。连李秀满都从住院的妻子身边匆匆赶来,和金英敏一起并肩向唐谨言道贺。
  记者们稍微数了数,没毛病,整个韩国娱乐业大咖全在这里了,没到的那是档次不够……他们也知道有无数idol此刻正在后堂做准备,一会的商演怕是要和一场演唱会差不多了。
  这都在记者们能理解的范畴,现在唐谨言在娱乐业的影响力太大,娱乐大咖们前来道贺太正常不过,真正需要关注的是政商两界来的是谁。
  不到片刻,一辆现代悠然停下,郑梦准举步而出。记者的快门噼里啪啦响了起来,伴随着一阵惊叹。新任首尔市长、现代重工掌舵人,在时间没到的时候就来了,大唐集团的地位毫无疑义。
  郑梦准的到来仿佛拉开了一个引信,各类豪车接二连三地驶入停车场。一片星光晃花了记者们的眼睛。
  第二个到来的是文化旅游观光部部长朴显载。此君一进门,就公然和唐谨言拥抱了一下,一点都不避讳唐谨言旗下娱乐公司正属他管的忌讳。
  如果说这两位的到来还在不少人的预计之内,第三个到来的李在镕就让无数记者倒吸了一口凉气。会场本身在新罗,李富真已经算能为李家做代表了,李在镕依然前来,这是什么关系?
  凉气还没吸完,又差点被哽在喉咙里。只见李在贤笑眯眯地钻下车,几乎和李在镕不分先后地踏入大堂。而李在镕视若无睹,好像没看见一样。
  不少人已经开始咽唾沫了,有点无法理解这个奇异的现象。
  然而他们今天注定是来受刺激的。没等他们消化李在镕和李在贤并肩进门的怪现象,金乙京宋一国母子联袂而来,则让不少人脸上都开始抽搐了。金乙京如今是新世界党党首……如果以党内名义来说,朴槿惠都算她下属来着……她来就来了,还带着儿子一起来!这是拿唐谨言当家人看的意思?
  记者们心中还在猜疑,就看见文在寅笑眯眯的走了进来。
  “……”看着执政党党首和在野党党首在大堂汇聚谈笑风生的样子,有记者怀疑今天自己是不是没睡醒……
  然后他们就被笑眯眯挥手而入的朴槿惠给吓醒了……
  一个公司开业典礼,两党党魁加上现任总统齐齐到贺?这尼玛还是人吗?
  难怪今天来的人不算很多……那是因为很多人知道自己不够格啊!
  以至于当孙京植、赵亮镐、辛东斌等人进门的时候,记者们都已经麻木了,觉得你们来了才算正常的,嗯……这场盛事报道出去,明天大唐股票是飚定了,回去得先买一点再说?
  话说回来了,这唐谨言到底是什么时候有了夸张到这个地步的影响力?瞧这份宾客名单,若是他要撒泼,这千里南韩岂不是任他肆虐?
  **************
  唐谨言此刻却进了后堂。少女时代,Apink等等,今天都是表演嘉宾。
  曾经她们也曾一起去济州岛给他做过商演,只是如今的关系再也不同了,见面的时候,再也没有了那四目相对的一眼万年,也没有了旁人心情各异的的围观看戏。少时三个人和Apink两个人都很自觉地跟他到了一边,问他来后堂干什么。
  “没什么啊,只是想来看看你们。”
  “切……”得到的是一片鄙视声:“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是你今天会趁机当众宣布和素妍欧尼订婚吧,想先安抚我们一下?”
  唐谨言极度震惊:“我擦,这你们都猜得出来?”
  众人都笑:“你那点弯弯绕,我们早猜透了。小心我们去你敌人那里,uli九爷的不败神话说不定要被我们终结。”
  唐谨言有点尴尬地挠挠头。好在大家也没跟他计较,郑恩地抬头看着他,撇着嘴道:“今天的宾客好吓人,比那天允琳敏京欧尼的婚礼还吓人。”
  唐谨言道:“婚礼更偏私谊,公司典礼则涉及很多官面的东西。有些人此来是为了示好,并不是真心为我庆贺。”
  “那也够了啊。”郑恩地问:“有些人如果不来,那就是不给你面子,以后你也不会让他好过,对不对?”
  唐谨言怔了怔,失笑道:“对。”
  郑恩地叹了口气:“以前你跟我说,你要这千里南韩,再也没有需要顾忌的东西,现在算是做到了吗?……连总统都要给你面子。”
  唐谨言目光闪了闪,良久才道:“是,做到了。”
  郑恩地幽幽道:“那个时候,真是没想过,那个说起来就像疯子一样的理想,居然真有被你实现的一天。”
  林允儿忽然插嘴:“他说,他从来只想着怎样得到,从未想过如何失去。当时我也觉得这是个疯子,事实证明,连你都被他得回去了,他什么都没有失去。”
  唐谨言无奈道:“怎么听起来你很想让我失去点什么?”
  “没错。”林允儿打了个响指:“你知不知道,你就是靠这句话泡到我的?”
  唐谨言呆了呆,失笑道:“原来如此。”
  “我还不算被你彻底得手,我可没像小贤一样答应你什么。”林允儿眨眨眼,露出一抹恶作剧的笑容:“如果你愿意失去什么,我就答应你。”
  徐贤权侑莉都在一旁摇头笑,唐谨言眯起眼:“这就是你之前留下的条件?”
  “对。”林允儿笑眯眯的:“你敢不敢答应?”
  唐谨言沉默片刻,忽然笑道:“我唐谨言纵横南韩,肆虐千里,难道真怕了你这点小小条件?说吧。”
  “uli九爷果然霸气。”林允儿再度打了个响指:“那我就说了。”
  “说吧。”
  林允儿干咳两声,一脸严肃地道:“我们的条件是,你失去独揽T-ara的机会。”
  “纳……纳尼?”唐谨言一脸懵逼,完全无法理解这个条件是什么意思。
  “其实很简单。”权侑莉代为解释:“我们不做伴娘,我们要做伴郎。我要和孝敏夫妻对拜,你家智妍归允儿。”
  “……”唐谨言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指着她们半天回不过气:“这就是你让我挂心了一年多、翻遍了几版倚天屠龙记找参考、胆战心惊不知道会闹什么幺蛾子的条件?”
  林允儿眨巴眨巴眼睛,非常认真地说:“这条件还不凶残?你想一个人和一群人拜堂的愿望要落空了的。”
  看来她好像是真的这么认为……唐谨言深深吸了口气,沉痛表示:“你们如果真去我的敌人那里,估计他们要被你们这群坑货一本正经的连翔都坑出来……”
  徐贤朴初珑同时笑出声来。林允儿一下就扑了过去,掐住徐贤的脖子:“你早就知道他不在意对不对?那你还不提醒我,还一本正经的点头说好主意?”
  徐贤辛苦地喘着气:“其实……确实也算是让他失去了什么……欧尼你的目的是达到了的……”
  林允儿恼羞成怒,扯着她就走:“上台了!还在这里扯个头啊!”
  这次的商演依然是少女时代做开场,唱的是她们近期刚刚在日本发行的日文单曲。
  歌名:《divine》。
  “我们生来孤独,那是为了彼此的相遇。”
  “尽管这不该是件令人害怕的事,可我依然不愿与你分离,直到阳光散去乌云之前,你我永不说再见。”
  “未来的路终将成为坦途,而那时……曾经一起许下的愿望,会一直被记得吧?”
  “与你同行踏上的旅途,将会证明——这就是永恒。”
  “e-are-alays-one!”
  这就是永恒吗?我们会永远如一吗?唐谨言在台下默默地看着,目光不经意和台上的林允儿对在了一起,这一刻他忽然有了明悟。允儿只是有她的小傲娇,有些话不想直接说出来,所以用了那样如同儿戏一样的条件,给自己找一个台阶,做出了交换。实际上她想说的也就在这首歌里了吧……
  她同样渴望团圆,她也不想失去,她也想永不说再见。
  想起刚才林允儿好像是真的那么认为的模样……她现实里的演技第一次骗到了人,可却是用在了这里。
  何其有幸。
  唐谨言长长吁了口气,慢慢闭上了眼睛,近三十年的生涯浮光掠影地在脑海中掠过,最终凝固成眼前的一瞬笑颜。
  便是不提肆虐千里的搏杀,单是有这些红颜相伴,这一世踏足南韩,夫复何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