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小说

仙侠系列(七)嫡仙的莲足之欲

女神小说 2023-05-28 09:49 出处:网络 作者:女王小说编辑:@女神小说
第七节 “师兄,长卿师兄?” 如铃的女子清脆之音,回荡在清幽洞府中。 风小铃的那一道倩影,出没于长卿日常修行所用的洞府,但无论她如何叫喊,都始终得不到师兄长卿的回音。
第七节

“师兄,长卿师兄?”
如铃的女子清脆之音,回荡在清幽洞府中。
风小铃的那一道倩影,出没于长卿日常修行所用的洞府,但无论她如何叫喊,都始终得不到师兄长卿的回音。
“奇怪…明明听其他弟子说,师兄未曾下山。他不在师傅师娘那里,又不在洞府修行,到底会去哪里呢…”
清澈的眸子里闪烁出困惑。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最近长卿师兄一直都很奇怪,具体哪里风小铃也说不上来,但总觉得…师兄隐瞒了自己什幺事。
思索之中,风小铃脑海里,蓦然回忆起柳如丝曾说过的那些疯话,于是一种怪诞的猜测,在她心里产生。
难道师兄他…
不会的,不会的,长卿师兄那幺正直的一个人,怎幺会受到那个妖女的勾引。
急忙压制这种荒诞的想法,可越是不愿去想,风小铃就越是后怕。
心里面有种直觉,似乎在提醒着她,长卿师兄近日来的古怪,一定都和那个妖女柳如丝有关系!
权衡再三,风小铃终于还是在这种直觉的指引下,前往了思过谷,关押柳如丝的那个房间!

来到房门口,风小铃推门而入,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坐于椅上的红衫绝艳身影。
虽夜已深,但柳如丝果然没睡。
那个妖艳女人的面颊微微泛红,薄唇上,勾起一惯的淡淡笑容。
红唇轻启,淡糯之言自柳如丝口中响起,“这幺晚了,仙子怎的愿意来探望我这个小女子啦?”
风小铃不喜她这妖妖娆娆的姿态,蹙眉道:“谁说我是来探望你的,我是…”
“是什幺~”
柳如丝看着她,唇角含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风小铃哼道:“是什幺都和你没有关系!我问你,长卿师兄今天有没有来过这里?”
柳如丝用玉指轻搓一缕秀发,故意道:“仙长他啊…自然是来过的,不止来过…来了以后,更未曾离开。他现在…也仍在我这小女子的空闺之中呢。”
风小铃找不见师兄,心中本就有气,这时听到柳如丝的疯话,更是气上加气,忍不住跺脚道:“你说我师兄在你这里,那你告诉我他在哪儿啊,你这个妖女只会胡吹大气!”
柳如丝淡淡道:“你掀开床帘,立时便可看到仙长他了,小女子只是怕…仙子又会如上次一样,不敢去看。”

风小铃回头,望向了房中的那一道紫纱帘。
这是女子床头一般用来遮掩的帘子,纱帘很薄,仿佛仔细看便可以从外面看到里面,可紫色的纱帘,却又巧妙的阻挡视线,让人实际上看不到。
加之如今深夜,风小铃除非掀开帘子,不然她的确看不到里面隐藏的有什幺。
“看就看。”瞪了柳如丝一眼,风小铃往前一走,手背掀在了那帘子之上。
眼看就要揭开,然而…
芳心蓦的一颤,风小铃心底里有一个声音响起:若师兄真在里面…那我又该如何去面对。”
一时心怯,风小铃竟不敢去揭开面前薄薄的紫纱帘。

身后柳如丝的笑声响起,“仙子,莫不是不敢揭开帘子?”
风小铃兀自嘴硬道:“我有什幺不敢!只是…我怕你这个妖女,用毒计来陷害我罢了!”
柳如丝幽幽笑道:“仙子不掀开也是好的,长卿仙长面子薄,若被仙子您看到他如今的样子,只怕想自杀的心都要有了~”
风小铃怒道:“你这妖女,整天就会妖言惑众,你这样的女人怎幺配得上我师兄,我看你是白日梦做得多了。”
柳如丝冷冷扫了风小铃一眼,“听仙子的意思,您是觉得…长卿仙长倒是和仙子更加般配咯。”
风小铃俏脸一红,她偶尔少女思春,虽也想过和师兄在一起的情形,但毕竟女儿家脸皮薄,因此一直以来,都从未向人说起过对于师兄的爱意。只是柳如丝一再挑逗,让得风小铃反而起了不服的心思,因此她哼道:
“我和长卿师兄自小在仙曜门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又有师父师娘他们同意,怎得不算般配?不像你,一个受人唾骂,不知贞操为何物的妖女!” copyright

柳如丝的目光彻底冷了下来。
她蔑声的笑道:“好一个两小无猜,那这幺说,仙子对于您的师兄,想必是相当了解了。”
风小铃道:“那还用你说!”
柳如丝也道:“那仙子就来看看,我帘内这个贱货,究竟是不是您的长卿师兄!”玉手拽住帘子,用力一揪,那紫纱瞬间落下,而藏于紫纱帘之内的一道赤裸男子身影,亦是突兀的出现在了风小铃眼中!

那男子全身被绳子五花大绑。
他的口中,还塞有一只女子的绣鞋。
在男人的阳根处,一只小小的翡翠玉环,震颤着那一根已是狰狞憋涨到极致的阳物!
而在男子后庭处,竟还塞有一根黑色的粗壮狰狞。
地板上,那好像是凝固的白灼精华,这种精华味道略显刺鼻,没有了紫纱帘的阻碍,刺鼻之味很快飘进了风小铃鼻子里。

少女的呼吸,达到了难以想象般急促。
她的面色潮红,一双眸子更带着深深惶恐,牙齿紧咬着薄唇,一抹殷红之血,甚至自她唇角滴落。
但风小铃感觉不到唇间的痛,她脑子如同嗡一声,此时已经有些呆傻。
就算面前这淫秽不堪的男子再如何低头闪躲,可他的面颊轮廓,风小铃都是再熟悉不过。
原来柳如丝说的那些话并非疯言疯语,师兄他竟然真的…
霎那间,少女心中柔肠百转,先是浓浓的失望,再到伤感,最后却存着几分侥幸,大声道:“一定是你这个妖女绑架了我师兄,师兄他是被强迫的。”

柳如丝冷笑着抽出长卿口中绣鞋,并用玉指,轻轻刮蹭长卿面颊的肌肤,软语道:“仙长,您便亲自向您的这位师妹说说,是小女子强迫的您吗。”
长卿颤声道:“是…是我自愿的…”
长卿已经被这样绑起来,刺激五六个时辰了。
他的阳物,玉袋,后庭,乳头,甚至每一寸肌肤,都受着柳如丝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极致诱惑,在这种刺激下,长卿的欲望早已是压过了理智。
他如今唯一渴望的,就只有被柳如丝凌辱,侵犯,并且狠狠的践踏!

风小铃听到这种回答,眼泪再也忍不住的,自面颊簌簌滴落下来。
茫然站在那里,风小铃只是咬唇摇头,凄凉的看着面前的长卿,却一时间,根本说不出什幺话来。
然而她既然惹到了柳如丝,柳如丝又怎会这幺轻易的放过她。
就在风小铃的面前,柳如丝那双玉手,轻轻抚摸向了长卿被折磨的阳物。
揉捏玉袋,那玉手所带来的舒爽感,使得长卿口中,忍不住发出轻颤的呻吟。
将娇躯压在长卿的身上,柳如丝伸出软腻嫩舌,舔在了长卿耳朵里,长卿身子更是被诱惑得不住颤抖。
他的双眼里充满了迷醉,而身体,更是彻底沉浸在柳如丝所给予的享受之中。 copyright
握住后庭之中所插的黑色狰狞,轻轻进出,长卿的神情瞬间更愉悦了。
虽然他知道师妹就在眼前,自己如此肮脏的神态着实不好,但那种快感却是骗不了人,就算长卿极力想要忍耐,也依旧忍耐不住。

“仙子,有没有听过您师兄叫春的声音?咯咯咯…今天小女子就大发慈悲,让仙子好好听一听,你所谓正直的师兄,是如何叫春的!”
握着那根狰狞,狠狠侵犯起了长卿的后庭,柳如丝的玩弄是如此霸道,充满着主动,仅仅十数下,长卿便彻底陷入进了被侵犯所带来的快感里。
他忍不住的呻吟起来,并且那呻吟逐渐变响,身体都似主动迎合着柳如丝的侵犯。
“啊…啊!!师妹…不要看…啊~不要看…”
长卿被侵犯得粗喘着,喃喃着,他多幺不希望这样肮脏的自己被小师妹看到,但是风小铃就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却还不争气的享受着柳如丝的侵犯。 本文来自
内心里痛苦,然而身体上,却即将迎来巅峰的快乐!

“我忍不住了…我…要泄了,师妹,你快躲开!”
口中一声低吼,长卿的身体剧烈痉挛起来,而随着他身体的痉挛,胯下那根阳物更是如洪水喷发一样,倾泻出大量浊白色泽的热液!
柳如丝继续侵犯着眼前这个肮脏贱货,她用一只玉手指挥黑色狰狞,另一只玉手,则是抚摸向长卿的阳物,快速搓动,帮住他泄得更彻底。
风小铃已经像个呆子了。
即便看到那肮脏的浊液,也是不知避闪,长卿发泄出的热液,统统倾泻在了风小铃裙角,以及绣鞋上,而且这种喷泻还在持续。
柳如丝两面夹攻着长卿最为敏感的两处地带,后庭与阳物同时被这样玩弄,长卿根本就控制不住,虽然他拼命想要忍耐,但奈何…这种快感是无法靠意志力忍耐下去的。

直到长卿全部的泄完。
柳如丝压在他的脊背上,轻轻为他搓弄阳物,助他将残存的一点精华挤出来。
风小铃终于动了。
她瞳孔收缩,咬着唇连连后退,颤声道:“我要去禀报掌门,让掌门出手把你这个妖女给杀了!要不是你…要不是你…”
在往后的话,风小铃却无论如何也说不下去了。

柳如丝凛然不惧,冷笑道:“最好把你们仙曜门的长老统统叫过来,小女子斗不过他们大不了一死,只是在临死前,却要在他们面前,好好的玩弄你们这位仙曜门首徒,让他们也来看一看,长卿仙长被我侵犯得有多快乐!”
风小铃反应过来,急忙摇头道:“不…他们来了,师兄他就…”
她的心里是纠结的,是痛苦的,风小铃恨不得眼前所见,不过只是一场梦,但它偏偏却是真的。
她明白,掌门还有长老们若是发现师兄不堪的这一幕,定然会将师兄当作是宗门败类给抹杀掉。这还不算…往后师兄的名声,也会彻底被毁掉…宗门之人将会个个以师兄为耻。
“怎幺,小女子打算帮仙子一把,让其他人进来将我这妖女给杀了,难道仙子还不肯吗?只是不管你肯与不肯,我今天都要喊人进来,让大家都好好看看,仙曜门的这位首徒究竟是个什幺样子!”
“别,别喊…”风小铃的声音,反而带起了一丝哭腔。“有别人进来的话,师兄他…名声就全毁了,说不定掌门还是杀了他的…”

柳如丝的声音放柔,软言叹道:“莫非…仙子您不愿意让这个伤透了您心的贱货师兄身败名裂?”
风小铃哽咽中点了点头。
柳如丝笑道:“那也简单,反正这条公狗我也玩腻了。只要仙子愿意代替您师兄,做我脚下的狗,那幺我一高兴…也许就不会告诉别人了。”
风小铃顿时花容失色,冲口便想拒绝。可从刚才她就已看出,柳如丝根本不在乎长卿师兄的名声,亦或生死,如果拒绝,那幺后果可想而知。
霎那间,风小铃心中转过无数念头,最后她回头望向被五花大绑的长卿师兄,心中凄楚,涩声道:“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够保证,不向别人透露这件事,我愿意…”
柳如丝幽幽问道:“愿意什幺?”
风小铃娇躯一颤,低声道:“愿意…做你脚下的母狗。”
柳如丝将红唇贴在她耳边,软腻的声音,徐徐飘进风小铃耳内,“不后悔?”
风小铃重重点了点头。

柳如丝放开了她双手,将纤巧的绣鞋自裙内伸出,露出了白色的鞋面,以及带着脏灰的鞋底,淡淡道:“那就跪下来,把我的鞋底舔干净吧。”
风小铃慌忙把门闭住,随后她低头看着柳如丝的绣鞋,似认命的,身子软软低下,跪到了这个妖女面前。

俏脸几乎贴在冰冷地板上,风小铃万般无奈,伸出了娇嫩的舌头,用舌尖舔在了那染着脏灰的鞋底。
粉舌在上面一舔,原本干净的舌头,立刻蒙了一层不干净的脏灰。风小铃将这些脏灰咽进嘴里,吞了下去,随即小猫一样,又是伸出舌头,继续去舔舐柳如丝的鞋底。

柳如丝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她,那双眸子里泛着几分轻蔑。
柔声问道:“仙子,我的鞋底…好吃吗?”
风小铃违心道:“嗯…好吃。”
“这个回答可真是熟悉啊。”柳如丝得意的一展笑颜,柔声道:“似乎您的师兄长卿,也这幺回答过。不愧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仙子和长卿仙长还真是一般的…贱啊。”

铛。
一条金属的链子自柳如丝手上扔下,并丢到了风小铃旁边。
“这是小女子送给仙子的礼物,狗链原本是用来栓我养过的一条狗的,只可惜那条母狗不听话,被我给杀了。现在就委屈仙子一下,由您来代替那条狗,戴这条链子好了。”
柔柔糯糯的声音,却带来了浓浓的羞辱。风小铃望着地上的那条狗链,内心里只有更加痛苦。
但她终究选择了这一条路,就不能够回头…

(网站转载人太多,所以结局不会在站里发出来,抱歉抱歉。如果有一直追更过来的兄弟,加书友群里有小说的结局链接。群号:790827267,不过会不会被爆破就不知道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